世联足球预测网2018年世界杯预测分享活动进行中,欢迎足球比分爱好者前来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中超 > 正文

申思忆往昔:假球因体制泛滥 狱友三观很正不知为何会进来

2018-10-11 13:03 中超

新闻晨报记者沈坤彧

重获自由后,申思决定先解决一下困扰自己多年的膝关节问题,他动了手术,现在恢复到可以慢跑的程度。平时得空就往健身房钻,踩个自行车、25米的池子游上十几个来回不成问题。在45岁的年纪上,他终于成功避免了堕落成一个油腻男人。人到中年,申思如今时常反省自己年轻时的言行,比如20岁出头那会儿为了“抢逼围”死活要和徐根宝争个高低,“有啥意思呢?”他现在只和自己的身材较劲了。

申思忆往昔:假球因体制泛滥 狱友三观很正不知为何会进来

8年后申思首度分享心声:我犯了错,但我是个善良的人

国庆前夕,晨报记者去幸运星足球俱乐部采访了作为老板之一的申思。除去和根宝之间的“恩怨”,我们也谈到了已经去世的王国林,还有其他那些在他前半截的人生中无法回避的人和事。他在这次采访中首度分享了6年铁窗生涯的经历和感悟,申思觉得,这段岁月帮助自己理解了真实的人性,因而终不算虚度。至于未来的路,漫长且未知,他想走得更稳扎一点,有意义一点。因此,除了重获健康的膝关节,还需要一点儿梦想,这个梦想便将由幸运星那些年轻球员去实现了……

出狱即将满5个月的时候,申思接到了王国林的死讯。

去年8月29日晚上,这名昔日中远俱乐部的老总在和朋友踢野球时猝死。在后来媒体对于这场突如其来悲剧的报道中,几乎不约而同地提到了王国林人生中一段悲情的过往——2003年因为最后一轮比赛的假球事件无缘末代甲A冠军。当时参与其中的几名队员就包括申思,江津、祁宏和小李明,他们后来都为之付出了牢狱的代价。事件的环到这里其实已经闭上了,但此后很长时间里,舆论的声音并不愿放弃拷问,就像某篇报道的标题企图引导的一样,“申思永远欠他一句对不起”。

我问申思,直到王国林去世前两人有没有机会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他摇摇头。“我后来和他没什么接触,因为之前合作得也不是非常愉快,仅此而已……”斟酌片刻后他继而说道,“我想对我们每一个还活着的人来说,首先一点,你要做一个善良的人。然后你还要尊重所有的人。如果做到这两点,对这个社会、对身边的人,都是有帮助的。反过来,这个社会也会因为你做到的这两点,给你一个正确客观的评价。”

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善良的一个人

后面这段话其实在无意中揭示出了某种关于存在本质的真相——人终归是活在了外部世界对自己的评价里。逝者已矣,活着的他希望将来的人们如何评价自己?“我想,若干年以后,如果说我好的人多一点,说我坏的人少一点,就可以了。”

那么,回到最根本的问题上来,他认为自己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觉得自己是比较善良的一个人,也是比较正直的一个人。人活着,要能做到问心无愧,过得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当一个人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以后,他或许有理由认为自己问心无愧了。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个秘密啮噬着申思的良心。和他一同参与了那场比赛的江津后来回忆,自己在被专案组带走的这天早上先给申思打了个电话,后者直到下午才回电,说自己被约谈话了,并且“都说了”。这是2010年10月,“反赌扫黑”的火势已经延续了一年,当事人隐约都有预感,那把火迟早会烧到自己身上。事情真的来了,申思倒有了一种解脱感,终于不必再背负秘密走下去了,这个秘密可以被具化为200万元贿金。

申思忆往昔:假球因体制泛滥 狱友三观很正不知为何会进来

央视播报申思受审新闻

他的父亲申平会永远记得儿子出事的这一天。这天老人去世博园参观,回来接到儿媳的电话,说出事了……无须在这里重复申思他们几个牵涉其中的这桩假球案始末了,记住的人会一直记住,遗忘的人是因为他们选择了遗忘。

然而在庭审过程中有一个细节之前可能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了,那是在全部的庭审程序结束前,法官对申思说,他可以给自己辩护。申思没有这么做,相反他用这段时间对旁听席上的父亲说了一句对不起,“爸爸是个很正直的人,我成为球员,他付出了很多心血,我对不起爸爸,希望以后能尽孝心。”

版权保护:本文由世联足球预测网整理编辑,请尊重工作人员成果,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uitingstory.com/zhongchao/2018/1011/12934.html